奥多里弗的小镇上没有坟墓(一)

  “你知道死亡是什么样吗?我不知道,但我喜欢看,各种各样的死法我都很喜欢。比如溺死,溺死的人在水里会变色,我想他们的胃和心脏应该都变成了蓝色,这种蓝色是非常单纯的,它让所有溺死的人看起来都很干净。他们在水里挣扎的时候变成蓝色,看起来就像在水里跳舞。人没有尾巴和鱼鳃,但是我相信他们溺死的姿态最美,因为他们挣扎,并且在挣扎至临死时迸发出一种神秘的生命的力量。——生命,它从出生就是一种无穷无尽的东西,我们为它活着,为它死去,没完没了,然后这就是我们的一生,挣扎死去。我还很喜欢失血过多的死法,这个时候人生就是一片红了,而且会慢慢变化颜色,变成盛开的玫瑰和最晚的晚霞和死寂的黑夜,一个人的体内大多是水,但是并非源源不断,所以血液有限。看着他们死掉就会体会到自身的存在,因为许多的鲜血教会我明白自己的构造,得知自己的弱点,这样让我对自己知晓得更多,让我感觉很安心很舒服。残忍?并非是这样的,这是一种很少有人涉足的艺术,是一种科学的研究,能让我找到答案——死亡与美丽是可以并存的,我想更多更多地知道答案,我们是否能够从死亡中解脱到另外一个世界,并且在那个世界永生,我们对死亡的了解还太少了,我想要明白一个人如何让心脏持续工作。到那个时候,我们不需要畏惧水,流血,受伤,上吊绳和车祸,我们可以做到在水里跳舞不至于死亡,失去所有血液观察它的存活状况不至于休克,我想明白的只有这点。好的,那么你可以帮我吗?只要像这样——让我拆下你的腿骨,让我研究腓骨与胫骨的距离。”
  
  
  “我的人生不是为死亡而生的,而是为了更永恒的生命,我要的不是一个人的长生不老,而是所有人的永恒。能量守恒定律告诉我们能量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那么生命,生命是不是一样的?生命从何而来?它的产生必然有个开始,这个开始是什么?是宇宙爆炸吗?它的尽头必然也不是死亡,那它的尽头是什么?人们是否在死后转化为另一种形式生存?就像能量一样而我们不知道?我认为这是可能的!但我想要改变这种可能,我希望我能够把人类从死亡之后的转化变成延续,如果我们真的以一种未曾发现的形式在死后生存,那是否可以逆转它,让它暂停在死前的一瞬间并且长时间地持续,使我们保持着人类的姿态而生活呢?但是那之前我要找到人类的起源,我不相信是宇宙爆炸,生物起源,猿猴进化,这些都是表现而片面的理论知识,我需要更高层的了解:宇宙爆发的原因,这个世界——整个银河系的来源,它的产生是什么?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东西。”
  
  
  在一个叫奥多里弗的小镇上的很多人把莱瑟希斯当成疯子,他们认为戴黒帽的莱瑟希斯吃人,其实并没有证据。正如以上他做出的发言可以看出他其实有做一个神父的天赋,莱瑟希斯热爱生命,他重视人体每一个细节,每一根骨头,这是因为他曾经当过医生的职业影响。至于后来他为什么走到最深的森林里,让自己成为一个活在孩子听过的最可怕的故事里的主角,也是一个没有解答的疑问。莱瑟希斯今年应该三十七岁,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头发花白,只有灰色的眼睛还是很像老鹰,这只猎鹰已经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很久了。
  像前面提到的,他曾经是奥多里弗唯一的医生,二十岁从大城镇回来,只是为了做家乡唯一一个治病的医生,可以看出当时莱瑟希斯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所有的姑娘都钦慕他,莱瑟希斯应该过上最美满的生活。他的父母本应该骄傲的。——后来当医生的莱瑟希斯疯了,人们认为是那些先进的医疗技术逼疯了他,以至于他戴着他的黑帽子逃进森林里,还顺便带走了三个小孩子。
  曾经他最喜欢的三个小孩子,他们跟在莱瑟希斯的身后走到森林里时他们会想什么呢?今天要玩什么,捉迷藏!并不是,莱瑟希斯杀死了他们,这就是奥多里弗的悲剧开始。孩子们的尸骨都被一坛坛送到生父母的家门口,连骨头上都可以看见被虐待过的痕迹。令人无法忍耐的是他的信笺,伴随着孩子们的尸体送来的厚厚的信件上写满了人们看不懂的术语和研究结果,人们不明白他说的“永恒”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知道莱瑟希斯开始了一项恐怖的研究,所有人都是他的试验品,奥多里弗成了死人的城镇,这里的死人都不敢下葬,他们都把自己的孩子的尸体丢到河里,或者烧成灰烬,莱瑟希斯说他必定要回来取走这些试验品,没有人愿意让他回到奥多里弗,也没有人敢去杀死他。莱瑟希斯藏进了一片最深的森林,白鸽在那里会迷路,蟒蛇在那里会饿死,阳光永远穿不透密密麻麻的树叶,永远找不到那片黑色的土壤,莱瑟希斯的藏身之处无人知晓,看到他的人只在森林边缘看到那顶黑帽子,那是一顶尖顶的圆帽,上面是否停留过鸟儿?亦或是所有动物都因实验而死?没有人敢走到森林里,那么一把火烧了它如何?不可能的,那里的土壤太湿润,树木太古老甚至无法点燃树皮——那些树皮上保存了几百年来的干硬胶状物,火完全无法摧毁一草一木,奥多里弗禁止任何人靠近森林,然而失踪层出不穷,——这时候人们知道莱瑟希斯来了,他在隐居几年后开始走出森林,只为了挑选实验品,老头小孩男人女人一概不挑食,他成为了奥多里弗的噩梦和永远的秘密。可怜的莱瑟希斯,一开始人们这么喊他,现在黑帽子已经成了他的代名词,人们只要看到尖顶黒帽就会警戒,莱瑟希斯三十六岁这一年,奥多里弗已经失去了四分之一的孩子。
  他的英俊曾经是有名的,现在只剩下叫人闻风丧胆的传闻,他带走一个又一个孩子,又送来一具又一具尸骨,留下很多人们完全不明白的信件,可以看出他的研究十多年来毫无进展。人们把他写的信件全部烧毁,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带着尸骨来奥多里弗,他已经是死人了,被所有人恐惧,人们宁愿不去关注农活,也不许他走进奥多里弗,但这显然没有用,莱瑟希斯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直到他的年迈的父母死在自己家里,人们发现他们身上留下的莱瑟希斯的专属伤痕,人们才终于明白,莱瑟希斯已经疯了。奥多里弗的小镇上从来不建立坟墓,因为每个死人都被莱瑟希斯带走了灵魂。

评论(3)
热度(97)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