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百年前我养了一条鱼

*明天开学了,开学前写一篇嘉金,自我放飞,我爽就好
*标题乱起的,想不出别的了
*这个月最后一篇嘉金,留着脑洞下个月写

  我初见嘉德罗斯正遇上雨水泛滥的季节,山头都是雾气,桥头绕着一片白茫茫。村头的阿婆让我从山上带点野菜回来,不料刚下山遇上滂沱大雨,于是我在桥边的老树下歇息。我看见河边的水涨涨落落,心里想着今年雨水又要淹没稻田,又是多少人要骂骂咧咧,收成一年比不过一年,哎我好像很久没吃过腊肉了。我看着雨水砸在桥面的石子上,桥洞下面传来湖水洗刷泥巴的声音。我发誓我当真无心作恶,我把一颗石头扔到桥下面,准备试探今年的雨水有多深,我的石头没有发出咕咚的入水声,我听见一句怒骂。桥洞下面传来一个很年轻的声音:“谁丢的?!”
  我那时全然不知魑魅魍魉,对于恐惧与夏日的鬼怪没有一丝防备,我仅仅是僵坐在桥头,小小声地应答:“是……是我丢的。”
  
  
  嘉德罗斯住在桥洞下。且不说他是不是真的是个活人,他同我说话的时候声音就是从桥洞下面来,他的呼吸埋没在雨水里,我没有瞧见他的模样。河水早就把桥洞灌满,至于他是否只是个死魂灵在这边游荡,我倒是没有思考过。村里的人常常说我痴傻,说我还天真,告诫我不要和那些精怪说话,我早已全都忘到脑后。桥下的人说:“你拿石头砸了我的脑袋,今天必须给我留下来!”我说:“好吧,你要吃野菜吗?”
  他沉默,忽然漏出一点无可奈何的笑声,他问我:“你是不是傻呀?”
  “你不能这么骂人。”
  “我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你叫什么名字?”
  “嘉德罗斯。”他懒洋洋地回答我,我想象他在桥洞的浑水里伸懒腰,他的头发兴许会湿透,他的衣服或许会浸泡成碎片,但是他的眼睛必然要是明亮的,谁也不能说他的眼睛灰暗。他口气这么大,总不能是个懦弱的人,必定不会像我。我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要我留下了干嘛?”
  他似乎是思考了片刻,他说:“我要你陪我讲话,讲到雨停。”
  “你干嘛不找别人?”
  “只有你敢拿石头砸我脑袋,你信不信我出来揍你?”他凶狠地威胁我。我看看周身的雨水,湿脚的泥巴堆在路上,润过的青苔长开了,我说:“好吧,雨停你就放我走。”他很满意地哼了一声。
  
  
  嘉德罗斯在桥下住了好几百年了。这几百年他还没有和别人讲过话,今天下起暴雨,桥洞灌满雨水,他只不过探了个头瞧瞧天空,正巧被我的石头砸中,于是把我扣留下来陪他说话。我和他讲我的村子,我生在这里,这里所有的山水我都走过了,老人说的怪话我也都听过,可是没人知道桥下住着一个很嚣张的鬼怪。我小心翼翼地问他:“哎,你是怎么死的呀?”
  “你管我怎么死的?这几百年了我怎么记得?”嘉德罗斯口气不好,我在心里想他可真不是个好人。这时候桥洞下面又传来他的声音:“你养鱼吗?”
  “啊?”
  嘉德罗斯忽然不说话了。我竖着耳朵等他回答,半天没有音讯,我怀疑我被人耍了,准备再丢一颗石头下去砸得他脑袋开花,这时候我听见嘉德罗斯哑着声音回答:“我以前养过一条鱼。”
  
  
  “这桥还没修起来的时候,我就住在附近,没有什么亲人,只是自己住着。村里人教我捞鱼,教我憋气,教我怎么潜去水里,我靠这点本事活着,也只是独自一人。某天我捕上来一条金色的鱼,它还长着怪模怪样的蓝眼睛。它开口和我讲人话,眼泪鼻涕一大把,叫我别杀它。我嫌它烦,就把它又扔回河里去了。结果隔天我起床,看见它又趴在我家门口的水池里眼巴巴看我,它问我: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村里人说这是妖怪,叫我把它杀了吃掉,也许还可以长生不老。但是它实在太吵了,吃下去没准我也变成话痨,于是我又把它扔回河里了。我和它说:你废话这么多,爱上哪上哪玩去,别来缠着我。第二天它又跑来我家门口,它游在水里,露出半个脑袋喊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出来呗!我提着刮鱼鳞的小刀蹲到它旁边问它想干什么,它说:我就想报答你。我说:我不要一条鱼来报答。它说:那你救了我,顺便帮我起个名字吧!我给它随便起了个名字,又把它赶回河里去。村里有个老人,见多识广的,和我说:这鱼不会害人,但是特别黏人,让我不如养起来做个伴。一旦到我下河捞鱼的日子,总要看见那条金色的鱼落在网里。我把它捏在手里问:你是不是想死?它说:嘉德罗斯,你养我吧!”
  
  “我找了个水缸把它丢进去,偶尔丢点鱼饵让它自生自灭。一条鱼会讲话就神气得不行,我倒是想看看它多久会饿死。结果它不仅会说话,还会整天趴在水缸边提着嗓子喊我:嘉德罗斯!吃饭啦!它的眼睛是蓝色的,我不明白它怎么长的,总之村里人都很喜欢它。我不给它东西吃,也老是有多管闲事的小孩跑过来喂。这条鱼一点鱼样也没有,又不像作恶多端的妖怪,我每次打开门,它都要大喊:嘉德罗斯!你回来啦!我问它:你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会说人话?它很不服气地问我:鱼就不可以讲人话啦?你怎么管得那么多!我找了一只猫放在水缸旁边转悠,于是它眼睛里开始冒出水泡,它质问我:嘉德罗斯,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我第一次见一条鱼哭,觉得很有意思,我说:那我就勉强把你留下来养养,你可别给我捣乱。它在水里冲我点头,嘴里发出傻笑,我第一次见这么傻的鱼,连吃它都心情都没有。我每次回家,一打开家门,都要听见它大叫你回来啦,我竟然觉得这很好。起码我过得有点热闹。”
  
  “有一天晚上,天开始下雨,雨水漫到岸边。这样的大雨很少见,我听着窗子边雨水噼噼啪啪地响,我的鱼忽然睡醒过来,浮到鱼缸边问我:嘉德罗斯,你害不害怕?我笑它一条鱼多管闲事个什么。它很认真地告诉我:嘉德罗斯,你害怕,你来和本大爷说!我罩着你。我简直要爆笑,我蹲到水缸边戳它脑袋,我笑它确实很傻,莫名其妙跑来找我养它。它很丧气地讲:你不明白,我一身金皮,又长着蓝眼睛,还会讲人话,在河里老是被排挤,唉。我不知道鱼的世界也会有这样的概念,我问它:你怎么不怕我吃了你?它倒是很确定地甩着鱼尾:嘉德罗斯,其实吧,你这个人很好很好。它说完又开始嘿嘿傻笑,它问我:嘉德罗斯,你不会吃我吧?我摇摇头,它又问我:那你不会再把我丢回河里了吧?我摇摇头,我说你丫闭嘴吧,睡觉去。它用蓝眼睛看着我,我知道它是很高兴的。”
  
  “我死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当时这座桥刚刚修建好。我在雨里站在桥头捞鱼,所有的云都聚在我的头顶,忽然我脚底一滑,雨水把我葬送,河流把我冲走,大雨把岸边的草全部淹没,没有一根木头让我抓住,我死在这条河里,死前还在担心我那条傻鱼这次会不会真的饿死。我的尸首被水送到桥洞里,我几百年来就在这里住着,也不知道我的鱼有没有死。我知道它肯定活不长,随便一只猫一只鸟都可以弄死它,可惜它长得那么好看。我的房子塌了,认识我的人都死了,我的鱼也没了,真不爽。”
  
  嘉德罗斯把嘴闭上了,因为天开始放晴了。我听的挺难过,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说:“我也差不多啦,生下来就孤零零的,也不知道爹妈是谁,同样是被村里人养大。你可别难过,没准你的鱼还活着呢?”
  嘉德罗斯嗤笑,骂我真的傻,他说:“天晴了我放你走,快点滚吧。”我背着野菜站起来,我说:“哎,我可真回去了。要是有机会我再和你聊吧。”
  他不情愿地哼哼两声,“好吧,你叫什么?”
  我说我名叫金,金色的金,巧了,我恰好有双蓝色的眼睛,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嘉德罗斯忽然沉默了,我怎么喊他他都不理。我抓起一颗石头丢到河里,听见他发出吃痛的啧声,心里得意洋洋。我倒不怕他爬上岸来打我,因为村里人都夸我刀枪不入。
  这时候嘉德罗斯忽然无可奈何地笑起来,他嘴里骂着:
  
  “成吧,成吧,我服了你了,倒真让你修炼成人。”
  
  
  我没听懂,准备再丢几块板砖下去,嘉德罗斯说:“金,你小子听好了,明天还是这个时间,给我准时到这里陪我讲话。”
  我百思不得其解,支支吾吾答应了。心里还很奇怪,我干嘛要答应他啊?我又不是他养的鱼。我背着我的野菜回村,心里想着:我才不是鱼呢,哼。

*大致意思就是,村里娃嘉德罗斯养了一条傻鱼,嘉德罗斯不小心死了以后这条鱼独自一个人修炼成人了,名字叫金,时间太长反而忘记了自己以前是条鱼,可喜可贺。

评论(17)
热度(154)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