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鬼开车是会出虎命的

*祠老师的脑洞 @骨董旗幟

  “我要死了。”中原中也说。
  
  
  他打电话来说这话的时候中岛敦正在家里看电视。今天的美食频道教观众如何做鸡蛋布丁,大半夜的看这个对于别人来说大概是种折磨,但是中岛敦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脑回路不与俗人共语,他看的很认真,是实实在在地在学人家怎么做小甜品。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中岛敦胡思乱想着中原中也会不会喜欢吃鸡蛋布丁,他手这么笨会不会把家里新买的微波炉炸了。来电显示是中也先生,中岛敦接起电话,用他一贯的好像总是很担心的口气说:“喂?中也先生?”
  中原中也口气严肃地和他说:“小鬼,我要死了。”
  
  中岛敦脑子空白了一会儿,第一反应居然是有点想笑。一般人听到男朋友打电话说这种东西肯定要万分焦急地追问你在哪里你怎么了你等着我,可是按照中岛敦清奇的脑回路和中原中也爆表的战力值,这句话哪有什么狗屁的可信度。中岛敦把手机拿远了一点(这个手机还是中原中也硬要买的,嫌原来那个老年机太土气),他清了清嗓子对着手机那头大喊:“广津先生——你在不在?”
  那头传来嘟嘟囔囔的骂声和争夺的声音,广津柳浪这么大把年纪想要把手机从中原中也手里夺过来想必很不容易。老人家的语气都是苦恼的,“中岛君,中也先生又喝醉了。”
  
  中岛敦默默地关了电视,心里给鸡蛋布丁打了个红叉,不是醒酒用的吃了有屁用。他很忧愁地叹了口气,对那边的广津柳浪说:“广津先生,能不能麻烦您把中也先生送回来?可别让他开车。”他还正要补充如果你胆子大一点请帮我把中也先生的脑袋摁到水箱里清醒一下,就听见那边又是噼里啪啦一顿响声,中原中也又把手机的主导权拿回来了,这下子他的酒气都可以隔着千百个手机零件和电波传到中岛敦鼻子里。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此时此刻趴在某个的酒吧柜台上醉醺醺地问中岛敦:“小鬼,我等下自己可以开车回来。你想要点什么?我去帮你抢。嗯,你想吃烤青花鱼吗?我去太宰家把他抓回来烤给你吃。”
  现在这个点你跑去抓太宰先生肯定是抓不到的,谁知道他在哪个天台做广播体操?中岛敦想了想觉得太宰治应该不会被醉鬼抓回来做烧烤,于是就把他师傅的人身安全丢到一边了。他看了一眼表,现在是凌晨三点半,横滨再热闹繁华,凌晨三点半还开着的店铺恐怕也不多。等等,他刚才是不是说了“抢”?中岛敦觉得脑壳疼,妈耶,你不听我的嘱咐又去喝酒就算了,你居然还想不回家跑出去抢劫。中原中也好像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立马提高了声音狡辩:“我没喝酒!”
  旁边传来一声“放屁!”听起来应该是恼羞成怒的广津柳浪,谁知道中原中也抢手机的时候是不是又给了他几巴掌。中岛敦总要替这些港口黑手党部下担心,要不是因为他的良心不允许他跳槽,他都想和森鸥外递一份求职信,去当个黑手党专门负责把喝醉酒的中原中也扛回家。
  “中也先生,我不是和你说了做完任务就回来吗?”中岛敦一边说着一边翻找钥匙,和中原中也住了两年他口气居然变得很强硬了,义正言辞地指责电话那头的男朋友:“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喝醉酒都很难扛回来的!”
  中原中也马上把他刚才的狡辩忘到脑后去了,他半醉半醒地回答他:“因为我旁边都不是你,要是你在这里,哪里我都陪你去,还不用你扶的,我可以扛着你走。”
  这句话说给别的人听大概还会有点感动,可是中岛敦和中原中也怎么都交往了两年,彼此的本性劣根是什么两人都很清楚,而且越来越有同化的趋向。中岛敦冷笑一声,这声冷笑居然神似中原中也,他问:“中也先生,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他努力想让自己的怒气变成和中原中也一样的威震人心,可是他那种天生的温顺又让他的怒气缩水了很多,听起来更像小孩子赌气。他穿好外套打开家门,准备把喝醉的男朋友扛回来,于是还在楼梯口做了下热身活动活动筋骨,结果中原中也还不依不饶了,他说:“不行,我就要帮你买东西,你说,你要什么?!”
  中岛敦愁眉苦脸地看着楼下路过的那只流浪猫,心里想着要不要今晚就把中原中也丢在外面让他流浪一晚上体验一下正常醉鬼的人生。世界上敢这么做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中岛敦那位不知道在哪里准备自杀的名义上司兼实质师傅太宰治,一个就是中岛敦。可是他们两个人也是不一样的,前者敢实践,后者却舍不得。
  
  
  太宰治长得好看,不是一般的好看,而是特别好看,要是在横滨搞一个选美大赛,他肯定能获得市草这一殊荣。可是按照中岛敦看的某国电视剧的套路,长得好看那就更加心肠歹毒,这就是蛇蝎妇人。为了争宠可以把自己的孩子掐死倒打一耙给别的妃子,为了平步青云可以给自己下砒霜诬陷给女一号,嗯,虽然好像不是这么个扯法,但是太宰治对待中原中也的确就很歹毒,和那些电视剧差不多的。中原中也给他讲过太宰治还混黑手党的时候多少人惨遭毒手,中原中也自己就是一个被害者,手段之残酷动机之无聊简直令人发指。
  中岛敦想起这件事是因为当时中原中也喝醉了,回家的路上大倒苦水,骂娘骂了三条街,中岛敦感叹太宰治果然只能比他想象的更没有底线时,中原中也忽然很严肃地把他的脑袋抓住,逼迫他低头。中岛敦看着他喝醉酒的眼睛,听见中原中也说:“你要是再晚出现几年,我就要被青花鱼气死了。”
  他们在某个垃圾桶旁边接吻,中原中也还喝醉了,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两个腻歪。酒这个东西只能火上浇油,中原中也起劲地啃噬他的嘴唇,一只手还要抚摸他的头发,中岛敦晕晕乎乎地想:恋爱这东西真不得了,一个人喝醉了没关系,谈恋爱还可以把另外一个人都谈醉。唉,算了,你喝醉了爱闹事没关系,我扛得住,反正你喝再多也舍不得打我的。可是他只想到在外面中原中也喝多了不会欺负他,没有料想到回家上了床该怎么办。这种事两年间来来回回发生了几十次,中岛敦简直怀疑中原中也喝酒的目的到底是为了喝酒还是为了名正言顺地操他,今天他站在家门口,觉得犹豫了,他到底要不要出去接中原中也?不如今晚当真把他男朋友搁外面吧。
  中原中也还在电话那头大吵大闹要给他买东西,中岛敦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不知道哪个昏了头的神明给了中原中也神秘的天启,他忽然很笃定地说:“成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中岛敦还没呵斥你知道个屁你信不信我真的把你丢在外面,中原中也啪叽一声挂了电话。中岛敦一脸懵逼,他刚才有没有说他想要什么?好像没有,那中原中也要买什么东西?不对,他好像说了要抢,可真是要了虎命。中岛敦再打过去也没人接,他心下咯噔一声,完了,莫不是已经把广津柳浪甩了开车去了?
  中岛敦老老实实带好钥匙钱包,唉声叹气地下了楼,决定去中原中也常去的那几家酒吧碰碰运气。他这可是牺牲自我保护大众,中原中也是谁?分分钟就能开一个大炸了这附近所有的大厦,中岛敦还不如老老实实把他带回家保护横滨全人民财产生命安全,虽然他明天早上大概率又要因为身体不适而请假了。
  
  
  
  说到中岛敦和中原中也谈恋爱的这两年,花式秀恩爱居多,小打小闹常有,一方赌气偶尔发生,吵架却从没吵过。中岛敦不知道别人谈恋爱是不是这样,可是他自己觉得中原中也已经很好了,身高?男朋友有钱有车有房居然还要嫌弃他矮?!中岛敦心里中原中也就是最好的最可爱的一个化身,不管太宰治平时怎么诽谤,中岛敦还是很喜欢,这种喜欢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但没有被消磨掉,反而还与日俱增,更何况这种喜欢还是双向的,这么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他们会被横滨的某神秘组织绑起来在情人节那天被作为头号敌人烧掉。中岛敦一点都不在乎,中原中也和他在一起就是横滨无敌打手二人组,谁还能伤害他们两个一丝一毫?太宰治?太宰治也就嘴上功夫了得,轮体力还不如一只柴犬。既然他们两个没有人可以伤害,并且互相喜爱着对方,那他们两个就所向披靡了,爱情就要把他们两个拴在一起,任何一方都不可以反悔。算了,喝酒的事就原谅你吧,我肯定把你扛回来,可你他妈倒是接电话啊?中岛敦出门不久,正要到家门口第一个路灯杆子旁,忽然杀出一辆东倒西歪的车,和它主人一样仿佛喝多了汽油,横冲直撞地彪过来。中岛敦吓了一跳,连忙闪到一边,那辆车撞翻几个垃圾桶后终于在令人牙酸的刮擦声中贴着广告牌撞上了路灯。好的,黑夜又陷入了寂静,中岛敦心里却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轰隆隆好不热闹,他想,这车子看起来好眼熟啊。
  
  这个杀千刀的车主摇摇晃晃地爬出车门,幸好他没有受伤,车头倒是惨不忍睹,撞得四分五裂了都快。肇事车主勉强走了两步就倒在马路上,醉得一塌糊涂,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中岛敦忍着把板砖拍到对方脸上的冲动走过去,蹲在醉鬼旁边摘了对方的帽子:
  
  “中也先生,我下次再也不要扛你回家了。”
  
  中原中也迷迷糊糊还有点意识,听了这话觉得很不爽,睁开眼睛一看,面前这个不是他的小男朋友吗?居然说这种屁话,看我明晚怎么收拾你。不过那些都不要紧,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中原中也很得意地把怀里的东西塞到中岛敦手上,顺便在他小男朋友肩膀上找了个很舒服的位置倒下去呼呼大睡。中岛敦一边搂紧了他,一边感叹明天又要麻烦警察先生收拾一下某黑手党的残局了,他举起手里的东西定睛一看:
  
  
  两瓶AD钙奶。
  
  
  
  中也先生,我下次是真的不要扛你回家了。

评论(28)
热度(144)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