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不要吃西红柿〔1〕

*一时半会写不完,干脆写个连载
*大概率不会填坑(等等)
*世界观清奇,自行脑补吧

  地主家傻儿子太宰治的花园围墙被人炸了。
  
  
  
  事情发生的时候太宰治正拉着某个貌美如花修女小姐的纤纤玉手表白。这镇子上没有谁不会为这个人渣的魅力所折服的了,太宰治的确长得很好看,只要对方是个母的骗谁都能骗到手,如果他想没准还可以让这个镇上所有的母家禽提前发情。这位长相秀气带着梨涡的修女小姐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小脸发烫春情荡漾,太宰治掐着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正准备邀请这位姑娘和他一起去跳井,忽然窗外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太宰治原地懵逼,修女小姐花容失色,惊慌失措地躲进他怀里,太宰治也来不及温声细语哄哄,他把脑袋探出窗子,恰好看见神父大人中原中也先生一手抓着铲子一手提着剩余的炸药包悠闲地蹲在被炸毁的围墙旁边。今天中原中也照旧穿着黑色的祭衣,脖子上非要挂一个十字架装模作样,鬼知道他用那个十字架剔了多少次牙,大热天还非要戴上他的黑色圆礼帽,不怕热死的吗。关键不是这个,他刚才是不是炸了我家的花园??
  太宰治是谁,他心中默念三声美女面前不要发脾气,然后操起桌边的扫帚冲下楼。修女小姐手足无措,站在窗边目睹了她心仪已久的太宰先生和教堂的酷哥神父大人中原中也干起了架。太宰治一手抓着扫帚,一手指着他被炸毁的花园,他还得带着那副小姑娘看了就脸红的假惺惺的笑容:“蛞蝓,你他娘想干什么?”
  中原中也左手炸药右手铲子,干起架来估计会占优势,大概他自己也料到今天肯定一场大战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于是他很拽地扬起了下巴:“青花鱼,给我一块地。”
  “你要干嘛?”太宰治没什么好气地翻白眼,只想找个机会把扫帚插到对方狂放不羁的脑袋上做成十字架送上大街供人瞻仰,好啊,你以为镇上只有你一个神父你就可以四处浪了吗?中原中也看都不想看他的嘴脸,不耐烦地晃晃手里的铲子说:“我要种西红柿。”
  这回答还有点正经,居然不是故意搞事,还不是太宰治想象中的挑衅,他大脑当机需要缓冲几秒,他把扫帚放下了,口气相当不可思议,脸上还挂着讥讽的笑容:“你是吃饱了撑着吗?”
  中原中也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悠哉悠哉拍拍黑色的祭衣扶正黑色圆礼帽。他很得意地瞟一眼太宰治,这一眼让太宰治觉得狗嘴里肯定是没有象牙的。中原中也开口说话,语气相当之嘚瑟,他说:
  
  “小鬼虽然是你捡回来的,但是我才是养着他的人。”
  
  
  
  这事情得追溯到三个月前。
  当时地主家傻儿子太宰治的花园还种满了浪漫玫瑰花,神父大人中原中也还没有染上种西红柿的怪癖,主教大人森鸥外还没有心思视察本地教堂修建状况。这个镇子要多和平有多和平,抓到小偷直接丢下山崖,姑娘有喜欢的男子直接上门提亲,民风淳朴乃至彪悍,很大程度是受了那位热爱萝莉的主教的影响。
  那天同样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稀有物种神父中原中也瘫在教堂椅子上偷懒,想着一会儿去哪喝一杯。教堂平日都没什么人来,偶尔跑来一两个小孩子都会被中原中也吓走,基本属于不工作状态,反正上面依旧会发工资,偶尔能偷懒还是得偷一下的。
  那时中原中也还是单身一人尚且没有恋爱烦恼,一个人独来独往乐得轻松自在。中原中也年芳二十二,健康状况良好并且有良好超标的兆头,除了喝点小酒打点小架他都没什么恶习的,认真起来也是会工作的,帮小孩子洗礼、给人念念结婚祝词、给死人送送行什么的都已经烂熟于心。平日中原中也绝对不会闲的没事跑太远,然而大概是有什么小仙女在他耳朵旁边造作,好死不死在那天让他起了去田头逛逛的冲动。小仙女的催眠一般都不会骚扰中原中也,但是那一天可能就是他用十字架剔牙剔太多次了,老天爷看不下去,决定给他一个惩罚,那天他第一次遇见中岛敦。
  中原中也这个人,放在现代都是要被叫做酷哥的,他要是有什么念头突发,他决不放任自己的清奇脑洞付诸东流,一定要亲自尝试一把作死一番他才善罢甘休。于是他决定听从小仙女的召唤,到田间地头逛一逛再去喝酒,这不是他平时的路线,他自己也很奇怪:我干嘛闲的没事跑到田里乱晃?但他好歹是个神父,是信上帝的,他老觉得这个念头的产生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老老实实听从没准会中奖。
  中原中也一身漆黑地溜达出教堂,心里计算着今年的收成。中原中也神父爱好不多,喜欢喝酒,打架,喝酒后打架,还有替各位镇民操心他们今年的粮食收成。人人夸赞这位神父尽职尽责堪比镇长,说白了就是这个人显得太没事儿干了,闲下来的心思都拿去关注那些有的没的。那都是他谈恋爱之前的事儿,之后的暂且不提,反正后来他一门心思都在种西红柿上。
  中原中也溜达到田头时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一眼望去西红柿没了大半。眼看着今年西红柿都要摘了,哪知道怎么突然全没了。他气急败坏冲进西红柿的种植地里想看看是哪个小鬼捣乱。罪魁祸首居然还没跑,只见田里蹲着一个白毛小鬼,鬼鬼祟祟抱着满怀的西红柿正在吧唧吧唧吧唧,中原中也怒不可遏地一把抓住对方的肩膀,等西红柿小贼惊恐地转过脸来看着他时中原中也却哑口无言了。
  如果要把脸比喻成菜品,那这脸大概是中原中也从没发现的命定口味。他自认为自己看过很多美人了,至少太宰治家不是出出进进也得有上百个了吧,但他总没有看见这样色彩的眼睛。没有人告诉过他好看可以是一种贬义词,一个人长得好看,爱他的人会变得自私吝啬,舍不得把他好的模样给别人看,不忍心让他被更多人爱。以上是中原中也日后悟出的道理,而那时他和中岛敦才第一次见,就已经产生一点莫名其妙的心思了,怎么能怪后来一切水到渠成。他不自觉把口气放缓了:
  “小鬼,你在干嘛?”
  
  白毛小鬼瑟瑟发抖着埋头不说话,只是胆怯地抱紧怀里的西红柿。仔细一看他既不是镇上的人又不像前几天黄金周来旅游的外地人,穿的衣服都不知是几百年前的风格,破烂得都不像样,好像完全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一般,只有一双又紫又金的大眼睛漂亮过任何人。中原中也还没来得及问他更多,太宰治就从天而降简直像个精准雷达,他从旁边的田埂上跑过来,倒是一脸熟样地拍上白毛小鬼的肩膀,嘴里操着那口恶心的温柔腔:“哎呀,敦君,你跑到这里来了啊?”
  看见中原中也,太宰治还是老样子的没什么好脸色,轻哼一声皮笑肉不笑地:“哎,中也,你怎么来这儿溜达啦?万一哪的麦子把你埋了 不是死都找不到你的尸体了吗?”他单纯想要挑衅,这是太宰治最无聊的地方。长得好看的人总有那么点毛病,大多数好看的人只要品行端正一般缺点都不会掩盖长相的光辉,而太宰治长相超标就算了他缺德的程度也超标,倒是有点难以定论。女孩子看中他的脸,男人们惦记他无良,是一个处于善恶边界的奇男子。这种人干什么缺德事都不足为奇,中原中也深有体会。
  但是他没来得及跟太宰治发作,第一反应是指着怯生生不敢看他的白毛小鬼:“可别告诉我这小鬼是你的新喜好?你什么时候开始学森鸥外那一套了?”
  太宰治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瞧着中原中也:“说什么呢,中也,这孩子是我昨天捡回来的。”
  “你怎么对捡人这事儿感兴趣了?”
  “中也,纠正一下,第一,我不是诱拐犯,第二,敦君是吸血鬼,才一百八十多岁呢,你可别吓着他了。”太宰治一本正经地回答。说着还安抚性地拍拍白毛小鬼的脑袋。那双又紫又金的眼睛还是闪躲着不敢看中原中也,涨红了脸不吱声,只是再把怀里的西红柿抱紧了。这么一看说太宰治不是诱拐犯一点信服力都没有,可是那些都不是重点。中原中也揉了揉眉心仔细寻思刚才他听到了什么,他得缓缓。他转过头看看白毛小鬼,又转过头看看太宰治。
  
  “你再给我放个屁听听?”

        中原中也,此前爱好是喝酒,打架,喝酒后打架。三个月后他的爱好是喝酒,打架,喝酒后打架,以及种西红柿。

评论(21)
热度(100)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