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瓶鱼肝油

*@鱼肝油真是冰雪聪明 给爸爸的生贺,本来应该明天发的,明天早上我要考试,今晚要早睡,实在来不及,只好提前发了
*鱼肝油太太特别好,想给她打钱

  中岛敦回家的时候手上还提了一瓶鱼肝油。
  
  
  彼时中原中也在厨房里炒菜,今天他试图做一道菜叫鸡蛋炒鹌鹑蛋,乒乒乓乓搞出来以后黑手党干部大人发现成品长得实在有点诡异,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原材料搭配本身也很不同寻常。他正在纠结是不是要把这东西扔了,可是扔哪呢?要是让他小男朋友看见了非要被念叨太浪费,不如打包了喂狗吧——中原中也摸出手机准备打给立原道造,这时候中岛敦推门而入,口里吆喝着:“中也先生!过来帮我提一下东西啦!”
  中原中也心里惴惴不安,生怕他同居人又要怪他浪费食材而拒绝今晚一起洗澡。他故作镇定地摸出去,准备趁着中岛敦不注意把那盘失败品倒进马桶里。堵起来怎么办?管他堵不堵!这他妈叫立原过来把马桶弄干净不就行了吗?中原中也心里想得很理所当然,好像那盘诡异菜品真是立原的错一样。
  干部大人走出厨房,正好碰上中岛敦蹲在门口累的气喘吁吁。他包着一大堆购物归来战利品,大概又考虑到中原中也早出晚归的作息时间,所以买了格外多的菜想填满冰箱,生怕中原中也哪个美国时间回到家找不着东西瞎煮。他本来是想嗔怒地看男朋友一眼骂他没有良心,但抬头看见中原中也的表情又舍不得了。中原中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明那么小的个子,到底哪里来这么一大股拽劲?并且他可真好看,那双蓝眼睛连同他橘色的头发,哪怕梳的不是特别整齐也性感。中岛敦委屈地把头埋下去,很沮丧地说:“中也先生,我可真的要累死了。”
  中原中也看着对方垂头丧气的可怜样,只想拉回来好好咬一顿,嘚瑟一番。不过这太便宜你了,他转念一想,是你自己自告奋勇要去买菜的,非要买这么多回来,可真是累不死你自己,看看,看看,没我就不行吧?他想着想着就很高兴,他巴不得中岛敦每天和他装装可怜,每天咬几顿,神清气爽心情愉快,省的干部大人在组织里忙来忙去晕头转向搞得自己心情不好。中原中也慢悠悠地晃到门口,伸手去蹂躏中岛敦的银发,“叫你逞能,还不让我跟着去?你说说,没了我开不开心?自不自由?”
  中岛敦本来想摆出一个生气的表情,他又想起什么似的,从旁边抱起一大瓶东西,献宝一般递到中原中也面前,漂亮的眼睛里是真心诚意想要讨要夸奖的:“中也先生,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中原中也心里嗤笑,我还要你送什么东西?把你自己送上来,以后你要什么有什么。还用得着去那个狗屎侦探社累死累活?他定睛一看,对这个礼物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送我一瓶鱼肝油干嘛?”
  “吃啊!”
  “我为什么要吃这东西?”
  中岛敦认认真真地回答:“太宰先生说,这个可以治佝偻病。”
  
  
  太宰治这个人,他一般都没什么事可干。或者说,他都没有正事可干。昨天在咖啡厅悠哉悠哉偷懒的时候,他摆弄着自己漂漂亮亮的iPhoneX不知在看些什么幺蛾子。中岛敦本来不想理他,谁让这青花鱼常年找不到对象骚扰,不知不觉就凑近了中岛敦,语重心长地把自己的手机推过来:“敦君啊,我给你看个东西。”
  “太宰先生,你可以认真工作吗?”中岛敦嘴上这么说,还是很好奇地看了一眼。他老觉得太宰治这个人给他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应该是亲爹亲妈才会给儿子看的,什么《高考是一场战争》《哈佛凌晨四点半》或者《震惊!鱼肝油有此功效?》《吃水果的四大禁忌!》之类看起来就很骗人的屁玩意儿。哈佛四点半连个鬼都没有,这毒鸡汤怎么可以这么火?这足以可见广大网民智商都缺钙,越来越堪忧甚至出现负增长老龄化趋势。中岛敦心想,太宰先生,你可别跟着那些智障网友一起凑热闹,他看清楚了屏幕上的东西,但又看不懂了。
  “太宰先生,这是什么?”
  屏幕上明明白白几个大字《who do you think you are?!》啥鬼?中岛敦对英语不太精通,翻译不出来,也不太想翻译。那篇莫名其妙的文章里时不时闪现出他自己和他男朋友的名字,让中岛敦产生了毛骨悚然的感觉:我他妈什么时候还变成网红了吗?
  太宰治一脸痛心疾首:“你看看,你看看,当年你们两个要谈恋爱,我怎么劝你都不听。那死蛞蝓哪里好?啊?你说说,长这么矮还不是个小型花瓶吗?人家都给你们写同人文了,动不动就得指出那蛞蝓身高不行啊,丢不丢人?”
  中岛敦心想:中也先生也是我男朋友,丢不丢人管你什么事呀?我喜欢他就行了,谁要全世界都喜欢他?最好就只有我一个人喜欢他,他那么好,谁整天乱叫要给他生孩子,我是很容易吃醋的。不对,话说回来太宰先生你什么时候对同人文这种东西感兴趣了?
  太宰先生露出个“也不看看我是谁”的表情,好像横滨的风吹草动大小事都瞒不过他智慧的双眼,他说:“这你别管。你看看这个叫老福特的app,里面都给咱们分好圈子了,就你和中也的tag少的可怜,可真是堪比北极圈的寒冷。你们两个在一起是没有前途的。”
  中岛敦的表情简直扭曲成一个表情包,头顶写满问号。
  “太宰先生。”
  “嗯?”
  “这虚拟的东西,怎么能和现实相提并论呢?”
  “唉,你这傻孩子,说你你还不听了。”太宰先生啧啧不满:“群众的想法最容易反应事情的发展前路,你懂吗?你和中也一看就不合适,别死纠缠了,敦君,早点和他分手吧,你看看,我们俩的tag都两千多呢。”
  中岛敦眉头皱的更紧了,太宰先生今天果然又没吃药,把着新手机乱七八糟地安利我什么破玩意儿,难不成只是想炫耀他的新手机?真是人心险恶!
  他认认真真地回答:“太宰先生,我和中也先生才不分手呢。这破tag不多,都是因为这些群众瞎了。他们不满意不喜欢,我们干嘛要顺其心意?反正中也先生现在就在家里炒菜等我呢。你们看不惯,那你们干脆不要看,我们两个在一起很开心的。”
  他走之前不忘记把太宰治的手机拿过来好好看了一下,这用户名是不是叫鱼什么肝什么油,名字看起来很随便,写起东西还真不随便,算你有眼光。中岛敦抱着自己的小包气鼓鼓地准备走,太宰治忽然笑起来:“哎,这ID倒提醒我了,敦君,你买瓶鱼肝油回去给蛞蝓吃吧?”
  “为什么呀?”
  “这东西,治佝偻病。”
  
  
  中岛敦老老实实买了一瓶鱼肝油提回家,哪知道他自我评估过高,高估自己的手劲,累的快要散架。打开门看见中原中也在厨房里鬼鬼祟祟,猜着男朋友大概又炒出了什么黑暗料理。可是他不生气,他看了中原中也一眼,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好了。中原中也这个人长得很好看,那个破app上不少神经病高喊想要和他结婚,人人都喜欢他,这不奇怪。可是他喜欢的人不是我么,这我知道的,我引以为傲,我高兴是因为我成为了他喜欢的那一个,而不是苦苦暗恋的智障之一。中岛敦对他男朋友露出很可爱的笑容,笑得对方有点莫名其妙,管他呢,先拉回来啃啃再问。
  中原中也很严肃地指着那瓶鱼肝油:“你可别乱听太宰治的话买东西,净瞎几把乱讲。”中岛敦很乖地点点头,忽然他想起某个奇奇怪怪的ID,又摇摇头,“中也先生,鱼肝油是个好东西,可是宝贝呢。”
  随便你怎么说,你还不快过来让我咬一口?中原中也正准备拉人,中岛敦忽然问他:“中也先生,你炒了什么东西?”
  中原中也语塞。
  
  他猛地砸上大门 把一脸懵逼的小男朋友关在门外,火速冲回厨房,把那盘鸡蛋炒鹌鹑蛋倒进马桶里,然后拨通了电话:
  
  “立原,明天来我家一下。”

评论(13)
热度(55)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