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岛修治死于黄昏

  最后他们从干干净净的横滨河里捞出了太宰治漂流很久的尸体。中原中也就坐在岸边看着。太宰治死了以后甚至比生前更为俊美,又年轻成了他们初见时十多岁的好模样。他死了大概有一个月,泡在横滨河里逛遍了大半个城市,最后又漂回鹤见。他的衣服上挂满了黑色的水草,每条绷带里都缠着他喜欢的螃蟹,甚至他漂过的水里跟着数不清的花朵,好像有诸多爱慕他的姑娘提前举办过葬礼。发现尸体的是个流浪孩儿,他眼里印着夕阳和水的暖色,像是点起了一支烛火,照亮了人间为数不多的一点怜惜。孩子看着河里被水草包围的巨物,问中原中也:那是什么?
  中原中也摇摇头:一条青花鱼。
  
  太宰治被捞出来的时候脸上还有着自杀成功的得意笑容,鲜活得仿佛一场未醒的美梦。中原中也闻到尸体骨髓里的玫瑰花香,浓郁得好似太宰治根生土壤盛开正旺。可是太宰治死了,溺水自杀,双手庄重地交叉在胸前,夕阳把他雕刻得棱角分明,脸上的阴影也美丽非常,甚至透出一股灵气活现的傲慢。中原中也凑上去仔细地端详这具死亡许久的尸体,没有腐烂也没有肿胀,反倒是他骨子里的玫瑰花香开始令人作呕了——太宰治从内开始腐烂了。他死得看起来倒是尊严,威风凛凛仪表堂堂,凭着这尸体都能勾引不少美人儿。中原中也伸手去翻动太宰治的尸体,那根漂亮的无名指上戴着刺眼的戒指,夕阳下甚至明亮得叫人生厌。中也不知道那是属于谁和谁的爱情证明,但不是他们俩的。
  他翻开太宰治随手带着的小本子,被水浸透的纸页上写着不褪色的名字:津岛修治。中原中也坐下来冥思苦想,终于想起来这是太宰治的真名。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还是暧昧不清,漂亮得像幅画。那些河水已经从他脸上剥离,变成亮晶晶的雾气,只有玫瑰花的味道更加热烈地渗出来——这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死前有无数莺莺燕燕围着我转,死了也不会让你们捡尸体的好过。我要叫横滨每个人都记住我这张好皮囊,即使我死了许多年,也会在那些春心萌动的少女梦中走来走去:一双含着春夏秋冬水的桃花眼,绷带里甲壳鲜艳的螃蟹一只接一只往外爬,身上一股玫瑰花味,浪漫犹如日式罗密欧。——太宰治大概是这么想的。中原中也抽着烟去看夕阳,心想:太宰治,你也是个可怜人。
  
  中也心想:也许每个人都为你死了而难过,甚至还会给你定个日子来纪念你这万众情人。要是你变成了骨灰,也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要你的一枚白玉趾骨。大家口耳相传:太宰治死啦,那个帅气的万人迷死啦。多少人在梦中闻到玫瑰花味也会爬起身来为你嚎啕大哭。——可是太宰治,没有人知道谁是津岛修治。
  
  只有老子晓得。津岛修治死在河里,沐浴着夕阳,带着美丽的花与玫瑰花味死得安详庄严。中原中也出了一口恶气,恶狠狠地把烟扔进河中,正好落入水中的夕阳里。他走过去,把太宰治手指上的戒指扒拉下来,戴到自己无名指上。他最后看了一眼这美丽的尸体,挥了挥手:把他扔回河里。
  
  扑通一声太宰治就回到他喜爱的横滨河中,在水下埋藏了好几个世纪的死人们和他一起漂浮,他们死后显得比生前更年轻美丽——如此说来死亡也许要更舒坦一些。水草和花又缠绕到太宰治身上,他和夕阳一起走远了。中原中也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对他而言这戒指大小合适得过分。他在戒指内侧摸到了一个字母c,但他不敢摘下来看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灵感来源加西亚·马尔克斯《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评论(32)
热度(633)
  1. 车阳慈叶 转载了此文字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