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中账

  中也,我们下葬的时间到了。我摸着黏稠的黑暗,敲了敲头顶的石板。中也,你的棺材就在我旁边,你怎么可能听不见。除非你确实死透了,不像我,叨扰人间阴魂不散,还要来亲自听听我们俩葬礼上的悼词。当然,我的棺材比你的大。
  我在我漂亮的大理石棺材中宛如一丝蜉蝣般飘动,我摸不出冷暖了。我扯着嗓子大喊:中也——中原中也——蛞蝓——我把他所有难听的外号都在舌尖咬了一遍,可是他还是一声不吭。这矮子怎么不回嘴了呢?下黄泉的路要是太漫长,我可就无聊啦。我的的确确梦想成真死于枪林弹雨,很荣幸拉着中原中也一起作伴儿,这样我在地狱里头都可以炸他的冥车。不过他要是提前去做修罗鬼马了,我一个人恐怕会耐不住寂寞,化作孤魂野鬼回到地上去摸摸人间。老天爷一向和我交恶,但也许这一次他会舍得让我回去作弄旧人,找下死后的乐子。我要变成恶鬼去报复每一个没有爱过我的人,我要叫他们跑到我们坟墓前痛哭流涕呈上鲜花。——哎呀,你听见了吗,中也,这是敦君的哭声呀。我想着这个好孩子泪流满面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只好放弃做恶鬼的坏念头,又乖乖缩回棺材一角回味我的人生苦短。我身上没有皮肉也没有骨头了,你可以看看我,中也,我们都成了幽灵。我又敲了敲棺材,大喊:中也?
  他是和我一起战死一起入棺的,现在为什么静默无声了呢?我没了眼睛看不到光,但还是看得到他的。和我说说话吧,中也。我恳求他:要不然下地狱的路上我怕我忘了你的名字。当我们因作恶多端而被压在业火里受苦的时候,我怕我会不知道该喊谁的名字可以减缓疼痛。我活了二十二年,不是小孩子了,但我还是怕疼的,我躺在这里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中也,中也?
  我又听见阿敦梗塞的哭声,他什么都不说,净爱哭,该是多委屈难过。中也,我没想到有人会给我眼泪的。你会吗?可惜我们都已经是幽灵了。——你说话啊!
  我太宰治,死于二十二岁,与中原中也一起入黄土化骨尘。在哀悼者脚下我独自一只鬼孤零零地喊叫中原中也。我这辈子还没想到我会这样难以割舍凡尘,莺莺燕燕那么多也不是每个女孩都见过我,我只被中原中也一个人看尽。从小到大到死,我们俩都在隔着枪隔着刀隔着棺材互斗,现在他连幽灵的模样都不是,只是一具毫无意义的臭肉了。
  中也,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和你挨在一起。我颇为惋惜,因为我想看你会不会流眼泪。我说:中原中也,你死了我还要拉着你去阴曹地府,多么不值啊。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我爱你呀。
  于是我隔壁那静悄悄的棺材里终于露出一点不甘心的笑声,然后又恶狠狠地收了回去。

评论(12)
热度(403)
  1. 车阳慈叶 转载了此文字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