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曹地府走几遭

  八百年前中岛敦在阴曹地府里头把芥川龙之介瞧得仔仔细细。黑白相间的柔软鬓发,鸦翅尖头一点秀气,黑眼睛不哭不闹安安静静。他砸吧砸吧嘴:小时候长得真好看,这才多大啊,十四岁?十五岁?阎王爷瞪他:少说话多做事,生死簿拿过来。哎您等着!中岛敦好似一个三俗店小二一般,活蹦乱跳抬了笔墨纸砚来,亲眼看着阎王爷笔尖点在纸面上,墨汁像黑线缝裳浸到中岛敦眼睛里,扎得他双眼生疼,心头被穿针引线缝上好几个烂补丁,看着芥川龙之介的鬼魂又被黑白无常带出去,要抛到奈何桥旁,要灌他喝下孟婆汤,要他再轮入人间受尽折磨,身上又要多添几道没什么意思的伤疤。可是这小鬼死倔,不管牛头马面怎么拖他也还是纹丝不动,黑眼睛谁都不看,死盯着地上绿幽幽的磷火,遍野丛生的枯骨花,好像这样能把他的脸和眼睛照得鲜活一点,不至于被当成死人。
  嘿!阎王爷眉毛一抖,气得笑起来:小兔崽子挺犟啊?中岛敦心里不忍,连忙安抚他:老大别这样,这只是个小孩子嘛,我去好了。中岛敦走过去,身上是他更早的八百年前死时人家可怜他给他披上的白衣,头发也老得苍白了,只有眼睛亮晶晶地和活人没什么差别。他蹲到小鬼面前:哎你叫什么呀?芥川龙之介是不是?小鬼黑黢黢的眼睛瞪他一眼,把脸扭过去,怕那鬼差的气息弄脏了自己。
  中岛敦有点尴尬,把手伸给他,是死人的白色:龙之介,你不要怕好不好?我带你去喝汤呗,孟婆的汤可好喝了……我没死呢!芥川怒斥他,淡薄的眉毛拧成锁头,咄咄逼人地盯着中岛敦,看得他生出一种自己是诱拐犯的罪恶感。神气不过几秒,芥川眼里头就生出一层眼泪来,隔着千山万水看不清他眼睛里的底色,他没有血色的脸染出片片的红霞,造就了地府里头一个会哭会闹的活玩意儿。中岛敦连忙把他抱起来,摸摸他的脑袋,让他坐在自己臂弯里,一路领他往黄泉路走。芥川忘了自己是个死人,中岛敦是只鬼,啊呜一口咬他肩膀,却没把他弄疼,连印子都没留下。白生生的恶鬼中岛敦往他屁股上打一下:叫你不听话!哪怕没有了痛觉,也还是气得小娃娃憋红一张脸。
  龙之介你这次怎么死的啊?跟我说说呗!中岛敦轻描淡写地问。这问题在地府里头就和“吃饭了没”一样平平常常,只有芥川较真地生了气:我才没死!中岛敦连忙打圆场:好好好,我跟你说啊,我这人是饿死的,老天不疼,没爹没娘,死在大冬天里,真可怜,是不是?你别生气嘛。芥川心说这倒是我要和你道歉求你别生气,心机深重不可小觑,故意不去搭理中岛敦。
  远远看见孟婆在熬汤,芥川在他怀里瑟缩一下,好像终于确定了自己已死的事,眼眶见红又死不掉眼泪。中岛敦把他放下来,拿了碗汤,芥川问他:我是不是死过好几辈子了?
  中岛敦看也不看他:是。
  芥川说:你记得我吗?
  中岛敦点点头:记得。你的眉毛就是你投胎之前我拔的,方便认出来。
  芥川又想了想:我死过几次?
  五次。中岛敦端着汤回答:还是第一次好看。你刚好成年,和我差不多高。
  芥川很好奇:我以前都是怎么死的?
  说了你下次又不记得我啦,每次都浪费口水。中岛敦翻白眼:乖,喝汤。
  芥川不闹了,乖乖喝汤。他含糊不清地问:每次都是你送我?
  嗯,每次都是你这个刺头在地府大闹,老大就让我专门送你最后一程。白色的恶鬼愁眉苦脸,芥川喝完了,抬头看看那座奈何桥,好看的小脸又苍白了:你叫什么?
  说了你又忘记,每次都这样。中岛敦拍拍他软软的脸:该上路了。下次见。芥川瞪他一眼,大概嫌他说话不吉利,别扭地回他:下次见。
  中岛敦眼睁睁看他又走上奈何桥,这次是小娃娃的背影,屁颠屁颠,还是好看。阎王爷老远地吼他的名字,中岛敦慌慌张张地跑回去,心里头想着芥川第一次死后被他刮去的眉毛,嘴里嘿嘿地笑。笑得眼睛都要红了。

评论(29)
热度(216)
  1. 车阳慈叶 转载了此文字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