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爱他的太宰先生

      岛上最年迈的女人回忆起来时依然记忆犹新:芥川你呀,你出生在海上的花丛里,你没有父母,身子上没有血,没有脐带,只有白色的肢体与黑色的头发。渔夫们把你捞上来,兴高采烈地呼唤。她说:我从来没看见这么奇怪的孩子,不哭不闹,面色苍白,你的头发是乌鸦的翅膀。我们不喜欢乌鸦,可是芥川君,你的到来让每个人都很高兴。
        那时候太宰先生就在岸边,以先知的笑容等着他们将我送到他手上。他以最庄重的姿态宣布:这将是我的孩子,我的爱人,他应该叫芥川,芥川龙之介。他在我模糊的孩童记忆里遥遥一笑,这笑容无畏风雨海浪,竟然在我的记忆里留下唯一一个闪光之处,这大概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真心实意的笑容,甚至连还痛也难以忘却。
        我出生得孤独,连起名的权利都被他剥夺。我还是婴儿时他就是个漂亮的青年,我长大后他也还是那样子,不曾苍老半分也不曾被蹉跎。时光流逝在太宰先生身上是不适用的。他不老,也不悲伤,世人皆知的苦痛对他而言只是过眼云烟一般。他亲自着手教我说话,他教我说“爱”,“我爱你”,在我还年幼的时候,他就经常亲吻着我的嘴唇说:芥川君,我爱你呀!他这话说得卑微不堪,像是鼓起勇气坦白一件令他惊惧的事情。他那叫所有少女爱慕的脸,叫每个樵夫羡慕的美丽身子,好似都是为我而生的。芥川君,我等了你好多年呢,你也要爱我。他把我抱在腿上爱抚我的脸,如此孤寂的姿态。这种过于浓烈的爱意甚至让我一度惧怕他,可是他乐此不疲,他温暖的嘴唇和不温暖的眼睛构成我背负终生的网,把我所有情感都抓到他身边。从我的婴儿时代,到我学会说话走路,到我与他年岁相仿,他始终保持着那个孤独的姿态接受所有人的爱,但他却再也没有露出过我婴儿时见过的笑容。
        叫我太宰先生。他笑眯眯地教我说话:来,芥川君,说“我爱你”。他荒唐古怪的爱情游戏没有被任何人质疑,且没有受到任何被归为巫术而应受的拷打,这种恶意的行为甚至一度成为岛上的主流。我出生的岛屿上四处开满太宰先生最喜欢的花,每个人都爱着这个怪异的男人。他们容忍他最过分的恶作剧,接受他最虚假的谎言,并依旧疯狂迷恋他的身形。这种盲目的追捧一度让我觉得这世界是他的幻想。

        他们出生时是什么样子,就以什么样子死去。太宰先生不为任何人的死亡悲伤,因为每有一个老人安息,在岛屿的另一个角落就会有一个新生的孩子出现。死者的悲痛会被新生儿的喜悦冲走,并以这样规整的世界条例维系岛屿的存在,这种幻想空间真实存在。我坐在他膝头看着他笑,下巴上没有胡茬,嘴巴和眼睛都弯弯的,好看又孤单。这时候太宰先生会低下头亲一下我的脸:芥川君,我爱你呀!所以你也要爱我,你是我将来的恋人呢!
        我从不知何为恋人何为爱情,人们都喊他阿治,他却唯独不允许我这么叫。你要叫我太宰先生。他严肃地告诫我:因为我是你的爱人。我从未想象过他是个多么可怜的人。后来我老了,想起这件事,忽然痛哭流涕起来,也不知道为谁流泪。
        
        岛屿上的年轻妓女们比在身上挂满珠贝,怎样戴上去就怎样脱下来,不知羞耻地在每个人面前赤身裸体,并大惊小怪地为飞鸟南迁而欢呼。她们年轻的乳房把我养大,用娇嫩的手指为幼时的我洗澡,上挑的眉眼里都是无辜的挑逗。那些纤细的身影和太宰先生发狂的爱情变成我的童年,显得这般劣质,并生出和太宰先生一样狂乱的孤单。我没有变成他期待的爱笑的模样,甚至沉默寡言,一度被人当作天生哑巴。在我长成与他身形相似的青年人时,他依然把我搂在怀里,单调地重复着:我爱你,芥川君。

        然而当我向那些野兽出没的门缝里窥视时,看到他躺在那些幼稚的妓女身体下,汗水和眼泪一起浸湿床单。他做爱时丝毫不知疲倦,把身体里的狂野和懦弱一起放出来。他亲吻她们的身体,抚摸她们的头发,在喘息的间歇精准无误地发现我窥视的眼睛。
        芥川君,我不会和你做爱。他说:因为我爱你。

        他便再次闭上眼睛,沉入他风花雪月的梦里,不肯用那双有性欲的眼睛看我,不许我继续偷看他流泪的眼睛。好像他只是个孩子,连哭起来都不出声,不许看。这是我爱人的真正模样。

        我成年的那一年,岛屿上飞来无数海鸟,它们栖息在海上的花丛,妓女的床底,船头崖间,并无数次被海浪杀死。鸟的尸体铺满沙滩,并发出真实的恶臭。太宰先生没有笑,他把我搂紧怀里,不允许任何人再走近大海。
        芥川君,这不是我的鸟。他轻轻地说:我爱你。
  而我是他的乌鸦。

        他依然要为我举办成人礼,以庆祝他唯一的爱人长大成人。他下巴上依然没有胡茬,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好看,岛上的人还在疯狂地爱他,这些东西与我出生时没有什么不同。夜幕降临时所有人都围在一起为我唱歌,他拥抱着我依旧不撒手,并且带上真心实意的微笑。最后一次。

        芥川君。他最后一次说:我爱你。

        人群中发出一声尖叫,最美丽的妓女痛苦地匍匐在地,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尖叫挣扎,却依旧用一双眼睛痴迷狂热地看着太宰先生,直至她生命的最后一刻,那种盲目的爱情仍然没有消失。她变成了一滩滚烫的汽油。
        没有人惊慌也没有人哭泣,他们停下了歌声,默默地围着那汽油,像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巨大仪式。他们都知道那是结局,每个人的结局,迟早要发生的意外,——从那些古怪的海鸟闯进岛屿时他们都已然明白。而我的爱人,没有苍老过的太宰先生,他忧伤的眼睛看着海上丛生的花朵,再温柔地注视我的眼睛。

        我的岛要死了。他难过地说。

        太阳升起的时候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地坐了下来,安静地看着大海。那些吵闹的小孩,叽叽喳喳的妓女,粗糙的男人们,这一刻他们全都沉默地坐在一起,等着死亡来到且不做任何反抗。而太宰先生却不知去了哪里。我在那些突然疯长的花丛里寻找他,天生的孤独却没让我高声喊叫他的名字。我在这个荒谬的世界里沉默而疯狂地寻找他,直到我看见他站在最高的山峰上。太宰先生,他再也没有露出笑容,以他一贯且与生俱来的孤独姿态,纵身跳下。

        这将是我人生中所目睹的最后一次飞翔。他任由海鸟啄食他的衣袖,直至他的身体变得透明。在无尽的海风与飞鸟里他摆出最后一个姿势,叫每一场由蝶翅煽动的气流刺穿他的身体,带走他对人世最后的念想——他终于成了一个没有记忆身心空白的人,一个完整而美丽的灵魂,并彻底消失。他没有痛苦,没有挣扎,叫自由的飞鸟与他一同飞走,只剩下山脚一块模糊的血肉。我的爱人,他死了。

        岛屿开始分裂,所有人都在太阳下变成一片热气腾腾的汽油,只有我站在我出生的海上花丛里,孤独的芥川龙之介,唯一一个没有死去的活物,看着这片岛消失不见,死去的飞鸟都再次活过来,并飞离这处是非之地。

        这是太宰先生创造的幻境。
        他孤身一人活在岛外的世界。没有人爱他,他也没有爱过别人。他是魑魅魍魉,同鬼魂一样没有目的地活着。忽然某一天——一种可怜的念头点燃了他,他创造了他的岛。每个人,每朵花,每只动物,都用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爱着他,他是他们的国王。
        然而他依旧孤独。他创造了我。芥川龙之介,他唯一的爱人,他臆想的爱情。他创造我是因为他孤独,他爱我也是因为他孤独。他在他的王国里寻欢作乐,只有我是他唯一的爱人,——但我也是假的。他创造万物催生宇宙无所不能,却始终不愿意相信那些奉献给他的爱是真实的。他是国王,他一无所有,他仍然是一个没人爱的乞儿。他终于离开了我,离开了我们。所有不真实的爱情都随他死去,他创造的假物都变成滚烫的汽油,而由他创造的我与海上的花丛一起漂流海上,直到我被一艘巨轮发现。

        太宰先生,他曾创造过风与海鸟之岛和无数虚假的爱情。他再也不相信那些梦境,直到外来的飞鸟闯入,打破了他的疯狂。可是,太宰先生,他们都变成了汽油,我依然活着。
        我是真的。

        我爱你呀。
         

*这是几个月前的文,之前不满意所以删掉了,改了一些地方
*标题灵感来源加西亚·马尔克斯《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
*泽一的点文
*本来我是cp洁癖很重的人,一开始根本吃不下太芥。后来觉得这对cp是文野里很与众不同的一对。个人认为无论是文野还是现实中的太宰先生与芥川先生都是非常寂寞的人。两个孤独者在一起了很难得,他们之间的爱情像是互相取暖难以分离,这种复杂的感情让他们比别的cp要更加牢固一点

评论(19)
热度(282)
  1. 车阳慈叶 转载了此文字

你好,我是一颗大型樱桃。

© 慈叶 | Powered by LOFTER